纯净水,成也自来水,忧也自来水

纯净水,成也自来水,忧也自来水

2022-07-25 06:30:00 208

在中国从贫困逐渐走向共同繁荣的漫长过程中,中国人民的日常消费也经历了从零开始,从零开始到良好的变化。作为涉及基本民生的消费品代表,瓶装水的类别升级也是中国消费变化的缩影。

纯水的发展路径之一就是这样。随着消费者认知的觉醒和行业的不断升级,纯水时代会不会逐渐翻身?

从2元到1元,纯净水越来越低端化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内外纯水企业开始启动品类调整战略。

2020年,雀巢将开展纯净水业务“优活”转让给青岛啤酒集团,决定关注利润较高的高价水和进口水。此前,雀巢公开表示,全球高端水增长8%以上,但低端水(或低价水)收入呈下降趋势。

巧合的是,2019年,另一家跨国食品企业达能也停止了益力瓶装纯水的生产和销售。当时,达能中国表示,为了适应中国本地市场的快速变化,公司停止了益力品牌瓶装水的生产和销售,但益力桶装水业务和达能中国其他品牌不受影响。

雀巢和达能分别拆分和减少纯水业务考虑,实际上很简单:2000年后,一些企业宣布停止或减少纯水生产,主张生产更高端的水类,国内瓶装水市场迎来了变化,包括一些老品牌在纯水市场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已经下降。目前,中国饮用水市场与雀巢、达能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与战略转型的外资企业相比,国内纯水制造销售企业仍能通过良好的渠道实力和细分市场的挖掘获得良好的销售业绩和利润率。

例如,由于循环瓶装水市场高度分散,主要是本地品牌,因此主要品牌在家庭饮用水市场上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瓶装雀巢优活纯净水和易宝纯净水依靠其布局和规模优势实现较低的单位价格,逐渐成为瓶装纯净水的强大类别。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被达能收购后,小包装水也已经被收购了“冷藏”而消失在市场上的乐百氏,其瓶装饮用纯净水一直在北京、天津、成都等市场销售,而且一直卖得很好。

然而,如何在纯水轨道上挖掘增量,打破零和博弈的现状,对于企业来说并不容易。

例如,国内纯水企业易宝,在其软饮料业务尚未打开更大局面的当下,其水业务也受到竞争对手的追捧。

2021年11月12日,华润一宝饮用水生产基地项目签约仪式在广东省河源市举行,这也是河源水产业园区建设正式启动后的个标志性项目。一向低调的华润一宝近日正式宣布了三个新项目:华南、华东、东北新建水生产基地,总投资超过55亿元。

在行业分析的背后,大规模投资似乎更多地揭示了作为一种行为“纯净水一哥”不安。欧瑞国际数据显示,在目前的瓶装水市场上,怡宝的市场份额仍然是第二,但从2018年9月开始,.2021年89%下降到8%.6%。考虑到怡宝近两年的收入和利润仍在增长,可以说并不是怡宝不努力,而是纯净水品类真的没有以前那么强了。

巧合的是,曾经“渠道”冰露也逐渐消失在市场上。可口可乐在中国市场的生产和经销商中国食品曾表示,受疫情影响,可口可乐1元纯水品牌“冰露”继续下降趋势。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可口可乐2元矿泉水品牌“纯悦”但同期收获双位数增长。

事实上,能反映纯水企业生活状况的是,原价为1.纯水产品价格在5-2元/500毫升左右跳水,实际零售价一般在1元甚至更低。即使价格坚挺的怡宝今年也推出了降价策略。

纯净水以自来水为原料,可在城市附近建厂,因此成本相对较低,利润丰厚。“躺着赚钱”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这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市场“不爱”是一种理性的消费回归吗?

中国饮用水市场多次重组。20世纪90年代初,以娃哈哈为代表的企业开始推出纯水。到2000年左右,随着天然水产品的兴起,“纯净水对人体无益”这一理论开始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接受,随后引发了纯水与天然水的争论。

当时,大多数生理学家和营养学家认为,天然水比纯来说,天然水优于纯水,矿泉水优于天然水。纯水虽然安全、无害、卫生、干净,但不含任何矿物质元素。如果人们长期饮用,就会减少人体对矿物质和有益元素的摄入,这对发育中的儿童和青少年尤其不利。

2013年,上海市甚至发布了一份红头文件,规定中小学生不得使用反渗透水(即纯水)。但没有权威的声明是出于健康考虑还是环境保护。